攻堅,探索生命基因科學

  

  上海博星基因芯片有限責任公司 李瑤

  

各位領導、同志們:

  大家好!

  我叫李瑤,是聯合基因科技集團所屬的上海博星基因芯片有限公司首席芯片專家,是1999年從美國留學回國的“海歸”學者?;毓?,自從有了從事研究生命科學的舞臺后,我的人生突然開始變得燦爛;我的生命也仿佛融入了新的內涵。我高興的是,我用最短的時間,在生命科學領域取得了突破性的研究成果,不僅獲得國際同行的認可,同時,這些科研成果用“中國速度”,跨入世界科學前沿的行列。

  八年來,我主持和參加了具有國際一流水平的國內第一個基因芯片技術平臺的創建,開發了寡核苷酸芯片等一系列基因芯片產品,生產出國內第一塊基因芯片,4項技術成果通過上海市科委成果鑒定委員會鑒定,4項成果被認定為上海市高新技術成果轉化項目,5項成果填補國內空白,在我國基因技術研究與應用方面起到了引領作用,為生命科學研究領域提供了有力的工具。雖然我只是做了一個科技工作者應該做的事情,可是黨和政府卻給了我許多榮譽:從上海市十大工人發明家、到全國職工創新能手、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上海市勞動模范的崇高榮譽。為此,我衷心地感謝黨和政府對我的關懷,感謝上海人民對我的信任。

  我出生在四川的一個教師家庭,曾是一個山里的女孩,1982年來到復旦大學遺傳學專業學習,在黨的教育培養下完成了本科、碩士和博士學業,當上了一名大學教師。為了提高自己的學術水平,更好地掌握現代生物學的一些尖端技術,我于1997年6月辭去復旦大學的教師工作,去美國紐約州立大學布法羅分校做博士后深造。在美留學期間,我專心致志學習,得到了指導老師的幫助和贊賞。當時國內正發大水,我參加了當地留學生團體組織的捐款賑災活動,心靈受到了強烈震撼,我覺得身在異國他鄉,就像浮萍一樣,找不到根的感覺,只有回到祖國,回到親人身邊,心里才能有一種踏實感。我的內心總是在想,我真正的事業應該在祖國,在上海這塊熱土。

  1998年10月的一天,我接到了我先生的越洋電話,他告訴我復旦大學剛剛開始搞人類基因組研究,復旦的老師也希望我能回來,從事這項對我來說是全新的事業。這一夜,我失眠了。斗爭了一夜,最后我決定回到祖國,接受這個生命科學的挑戰!1999年1月,我毅然放棄了在美國獲得工作簽證、2萬多美金年薪和可以申請到綠卡等優厚待遇的機會,回到了祖國母親的懷抱,回到了上海,為我國生命科學而探秘和攻堅!回國以后,出于對人類健康事業的追求,我在回到復旦大學的同時加入了聯合基因科技集團。聯合基因是一家民營高科技企業,成立于1997年,它以人類新基因為核心,通過研究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基因功能,并實現產業化,造福人類。

  基因芯片技術是隨著基因組計劃而產生的新技術,已成為功能基因組研究中必不可少的手段。我一上任便受命負責基因芯片技術平臺的組建和技術攻關,強烈的事業心和使命感,驅使我帶領一群年輕技術人員風風火火地干開了?;蛐酒際跗教ǖ淖榻ê脫蟹⑹且幌釗碌墓ぷ?,僅憑過去學到的知識是遠遠不夠的,況且當時在國內又沒有這方面的專業指導人員,一切都得從零開始,其間遇到的困難和坎坷是一般人難以想象的。我一面埋頭于圖書館和資料室,廢寢忘食地查閱文獻資料,一面想方設法與國外同行建立聯系,虛心向他們請教,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芯片研發工作開始有了新的進展。然而,要想真正獲得屬于自己的東西光有文獻和靠別人的介紹是遠遠不夠的,必須得自己親自去摸索和實踐,走自主創新的道路。在那些日子里,早上我騎車帶著女兒去上學,可我一路上還在想著“芯片”研究,最后竟然多次把女兒帶到了我公司門口。

  懷著對科學的一腔追求,我日以繼夜,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有時靈感上來了,半夜也會立即起身連夜研究。就這樣,我邊實驗,邊研究,邊攻克難題,在吸收消化國外技術經驗的基礎上進行創新。一次次實驗的失敗,沒能阻止我們研究的步伐;一次次難題的破解,增強了我掌握尖端芯片技術的信心。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半年的苦戰,我們的研究工作終于取得了重大突破,一個國內首創、國際一流的基因芯片技術平臺在我們手中建成了。一時間國內各大媒體都競相報道了這一振奮人心的消息,中國人攻克基因芯片技術平臺僅僅用了半年時間,在國外一般至少要一年以上時間才能完成?!吧蝦K俁取?,讓國際同行也為之震動!美國cDNA微陣列基因芯片創始人之一Mark Schena博士曾先后兩次到聯合基因參觀交流,對我們所取得的成果表示驚訝和贊賞,回國后,他立即向國際基因組織發出呼吁,要求即將召開的國際大會增加一個來自中國上海女學者名額。2000年11月我被邀請參加了在美國費城召開的“chip to hits 2000”國際大會。

  如果說,基因芯片技術平臺的建立為基因芯片的研究和產品開發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持。那么,通過不斷完善技術,我又開發了表達譜系列芯片等十多種基因芯片產品,這些科研成果,在人類重大疾病的發病機理、醫學診斷、個性化治療、疾病易感基因檢測、藥物開發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我研究開發的基因芯片技術及衍生的產品不僅推動了基因技術產業發展,同時還為功能基因組學等生命科學研究領域提供了有力的研究工具,打破了高端科研試劑長期依賴進口的局面。為國家節省了大量的外匯。因為我們研究的成果有著科學的前瞻性,因此我們的兩個項目分別獲得上海市優秀新產品一等獎、科技進步一等獎。博星基因芯片公司也由此成了國內生物技術領域里一顆耀眼的新星。

  2004年以來我又投身于全民健康系統工程,把基因技術直接用于普通百姓的疾病易感基因檢測,促進了我國生物技術產業化發展。現在無論是生病的或是沒病的,通過我們的基因“芯片”,即可檢測出各人的身體健康狀況,讓每一個人都可以探知自己生命的全部奧秘。

  作為一位知識女性,我有一個幸福和睦的家庭,家人對我的研究工作非常理解和支持。為了鐘愛的事業,為了跟上生物技術發展的步伐,我放棄了個人的愛好,犧牲了大部分業余時間,一心一意地撲在科研工作上,絲毫不敢怠慢。近三年來,我完成了國家“十五”863計劃等國家和省部級項目8項。申請國家基因發明專利3項,獲得授權專利3項,獲市科技進步二等獎1項(第六完成人)。由我負責開發的上海市火炬計劃成果轉化項目——“表達譜基因芯片”的用戶單位達到近千家,累計實現銷售收入達到3000多萬元。在2004年的一次全球招標中,我們以過硬的技術贏得了挪威三文魚基因組的合作項目,提高了公司的國際競爭力。幾年來,我培養了一批博士生、碩士生,并走上了工作崗位,有不少成了公司的技術或管理骨干。

  回想起這幾年走過的“海歸”路,我再次感謝上海給了我這個可以施展自己聰明才智、可以攻克探索生命科學的大舞臺,我也感謝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們,我決心發揚科技工作者采仙草、覓驪珠的精神,繼續堅持自主創新,努力造福祖國人民,為我國基因技術產業的發展作出新的貢獻。

  謝謝大家!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