崗位,創新的舞臺

  

  上海寶鋼股份寶鋼分公司煉鐵廠 韓明明

各位領導、同志們:

  大家好!

  我是上海寶鋼股份寶鋼分公司煉鐵廠工人韓明明。兩個月前的今天,我到北京人民大會堂,登上了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的領獎臺,我的專利發明“金屬檢測與自動除鐵新技術”項目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使我成為全國首次獲獎的兩位工人之一,還受到了胡錦濤、溫家寶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使我倍受鼓舞,倍感振奮。

  今天,黨和政府又將上海市勞動模范這一崇高的榮譽授予我,這是黨和政府對我們一線工人的高度重視和關心,在這里我要感謝黨和政府給予我們工人的崇高地位和榮譽;感謝寶鋼各級領導對我們一線技術工人長期的關心、支持和幫助;我還要感謝與我一起奮斗的同事們!謝謝你們!

  我是一名從上海到安徽插隊的知青,1974年離開農村,到馬鞍山鋼鐵公司當上了一名電工,從事冶金設備的維修工作。自從高中畢業后,我就再也沒有機會進行過正規學習,基礎文化知識和設備專業知識都相當缺乏,碰到問題往往力不從心。為此,我努力學習,工資的相當部分用來購買學習資料??萍薊?、科技館和各種工業展覽會,都是我經常去的地方。工作至今,我唯一沒有放棄過的就是學習。特別是隨著寶鋼迅速發展,崗位知識總是不夠用,為擠出時間學習,我沒有一天是半夜12點以前睡的。我自修了電子技術、電氣自動化控制、傳感器技術、電氣系統設計等知識,參加各種技術培訓。我認為發明創造是一個人學習的積累,是崗位投入的積累,是人生奉獻的積累。功夫不負有心人,在艱苦的學習和工作實踐中,我解決設備問題的能力增強了,對設備缺陷的改進辦法多了,并取得了一些成果。在馬鞍山,當時市科委還授予我“市新長征突擊手”稱號,進一步激發了我從事技術創新的積極性。

  1983年我調入寶鋼后,我的人生又面臨了一次重大的挑戰。面對各種進口設備、自動化控制系統,我發現自己僅有的知識根本無法應對,于是我又加緊自學。有一件事,對我觸動很大。那是1985年一個下雪天,原料生產線上傳來警報:“金屬檢測器出故障了!”當時我腦海里第一個反應就是“情況緊急”,因為沒有金屬檢測器,取料機就不能工作。若不盡快修復它,整個生產線要停產。我和同事們立刻趕到現場,只見取料機上那臺日本進口的金屬檢測器像發了瘋似的,根本不由人控制。那天大雪紛飛、狂風呼嘯,我和同事爬上取料機維修,沒想到這樣一修就是三天。我們不斷地爬上爬下,弄得自己是又氣又惱。雖然我們最終憑運氣修好了它,但從那天起,金屬檢測器就成了我發誓要研究攻克的“堡壘”。我心里一直在琢磨:我們能不能研制出性能更加優越的“中國制造”?這一次維修的折騰,更堅定了我的決心。

  金屬檢測器就像生產線上一雙不可缺失、不容模糊的“眼睛”。由于煉鐵原料中混雜的大塊鋼鐵件,很容易損壞運輸和冶煉加工設備,有了金屬檢測器就能準確發現任何大小破壞設備的鋼鐵件。當時,國內煉鐵廠長期使用從日本進口的價格昂貴的金屬檢測器和除鐵裝置。雖說設備技術先進,但實際使用中,仍然暴露出一些問題:如能耗高、損耗大、可靠性差。為此,寶鋼燒結工序每年因這些運輸機的?;?,影響生產時間高達16小時。

  實踐告訴我,解決生產中的設備問題,一線工人最有發言權。針對國內煉鐵原料處理領域的這一老大難問題,我大著膽子,將自己的設想寫成項目書。我擔心,我一個普通工人,這樣做行不行?誰知,項目很快就通過了,還拿到了一筆可觀的項目經費。原因很簡單,公司認為,工人師傅有技術、有經驗,這個老大難問題如果能獲得解決,前景不可限量。

  這一“干”就是十多年,失敗多少次自己也記不清了。我潛心研究,開發了工作可靠、能源節約、技術領先、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金屬檢測和除鐵技術。這一系列新技術的應用,突破了國內外使用了數十年的除鐵手段,我終于成功了,并獲得了7項專利,覆蓋了該領域內大部分關鍵技術,由新技術制造的除鐵設備,價格從幾十萬元下降到十幾萬;金屬探測裝置更從進口的27萬下降到2萬。從2003年以來,我為企業累計節資4000多萬元。這一裝置不僅在國內的鋼鐵廠被廣泛運用,還出口到日本、蒙古、泰國等國。

  大家都知道,建設初期的寶鋼很多設備靠引進,每當設備部件損壞只能向國外廠家訂購時,外商的報價總是高得令人咂舌,一件小小備件要價幾萬、十幾萬甚至上百萬人民幣,而我們辛辛苦苦煉出的鋼材才賣幾千元一噸?!奧浜缶鴕凍齟邸?,一種一定要趕超國外先進技術的使命感和責任感總是不斷地沖擊著我的心靈。

  寶鋼4號高爐建設時從日本進口的微波鐵水液面計,每套要32萬美元。2號高爐大修時,當日本商人知道我開發的試制樣機已經成功后,馬上把價格降到17萬美元。現在寶鋼1號和3號高爐都使用了我開發的裝置,每套僅10萬美元。在這一技術領域中我已經獲得了4項發明專利。至今,我總共已擁有了27項專利,其中,19項是發明專利,還曾獲得了第二十屆上海市優秀發明選拔賽一等獎、上海市發明創造專利獎、山東省科技進步獎等,還獲得第四屆上海市十大工人發明家稱號,這次又贏得了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今天,我在這里更想多講的是,崗位,就是我創新的舞臺,我的成功離不開寶鋼的創新模式和人才激勵機制。在寶鋼,不管你在哪個崗位上,不管你是技術人員還是一線工人,只要提出的創新方案是可行的,對企業是有益的,都能獲得支持。為鼓勵職工創新,寶鋼出臺了一系列激勵發明創造的舉措。比如對發明專利加大獎勵力度;產生效益的創新項目可以提成;而完成技術貿易后,創新者還可以獲得報酬等。去年寶鋼股份公司專利申請數達到656件,其中發明專利達到312件。

  寶鋼還創造性地提出用“受教育年限”取代“學歷”作為上崗條件,以開展科技創新小組活動,推動立功競賽,為每個人每個崗位設計了成長、成才通道,管理人員、技術人員和操作人員,都可以找到自身發展所在的位置,獲得同樣地位、待遇和榮譽。在寶鋼我被聘任為技能專家,享受了很高待遇。正是這樣的創新環境,這樣的人才培養激勵機制,我這個高中文化的普通工人才能有不平凡的創新成果,才能不斷地獲得展翅高飛的機會。

  寶鋼的熱土孕育了一大批和我一樣的,有著自己專利、拿手絕活的技能專家,孔利明、杜國華、王軍、陳阿威等,越來越多的普通工人在崗位上創新、崗位上成才,成為工人發明家、創新能手。今天的大會,將是我人生新的起點,我將更加努力地在生產一線崗位上,為寶鋼、為上海的發展,為實現“四個率先”、建設“四個中心”,充分發揮我們工人階級的聰明才智,不懈奮斗、勇攀新高峰!

  謝謝大家!  

   
[關閉窗口]